文学园区

官之道/卢青云

时间:2017/4/14 11:14:16  作者:卢青云  来源:  查看:427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在乡里副书记位置上快两届了,眼看着年龄已过四十五岁,若半年后的换届没有升迁机会,那这一生也就这个样了。所以,
作者/卢青云

 

【黄河文明网文学园区】王刚最近在工作上总是忽冷忽热的,这也影响到他近段包的武家沟村扶贫移民搬迁工作。在乡里副书记位置上快两届了,眼看着年龄已过四十五岁,若半年后的换届没有升迁机会,那这一生也就这个样了。所以,他心有点不安。

午饭时,在机关食堂碰上了乡党委张书记。张书记问:“今天没下去?”

王刚忙说:“鞋坏了,去修了一下,就没下去。”书记再没说啥,临走时说:“一会有空来我办公室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王刚忙说。

书记走了,王刚立马感到懊悔,真是连话都不会说,修鞋是理由吗?宿舍就一对鞋吗?随便说个头痛脑热都比这个理由强。

王刚把饭盒放好就向书记办公室走去。张书记好像也在等他,一个人静坐着。他一进去,立马起身指坐。

“好长时间没回去了吧?”

“差不多有三个多月了。”

“该回还是要回嘛,弟妹不想你呀?"

王刚心里说:咋不想回呢?但来回要七八块路费,还不是为省点钱嘛?况且下了车还要走那么远的路,累得到家一点兴致也没了。但他嘴上还是说:“谢谢张书记关心。”

“你看你谢啥呀!还真见外了。不管工作再忙,家总还是要回的嘛。”张书记亲切地说。

书记的话立马让王刚鼻子酸酸的,眼泪差点流出来。他家住山区,老婆一个人在家伺候着五亩多地、两个儿子还有父母,不容易呀!老婆才四十多岁,手都粗糙得没有一点女人的柔软了,握住就像一张沙布似的。刚结婚那阵老婆还是很漂亮的,不但身材好,脸蛋也水灵,每次回去都不忍心离开。可现在即使他回去一次,老婆没有兴致,他自然也一样。

“下面工作咋样啦?有难度就吭声,我会全力支持你的。”

“问题不大。”王刚把脸转向一侧,没有敢正视书记的目光。

“你看,我都忘了你抽烟哩。”张书记说着拉开桌子抽屉,取出一条红河烟说:“也没啥好的,这也不知道是谁放的,你拿着,我也不抽。”说完把烟递给他。

“张书记你放心,你布置的工作我绝不拖后腿。”王刚满心激动地说。

书记说:“也不急,工作干了就行,结果最重要。”

两人又聊了几分钟,王刚起身告别。张书记送他到门外。

快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时,住在前一排的计生女干事杨蕊与他迎面走过。这女干事也就三十多岁,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。她老公也是在乡下务农,她也不经常回去,老公也不经常来。“王书记忙呀?”她的声音很清脆,随之有一股淡淡的洗发水清香迎面而来。

“噢,不忙,你忙你的。”王刚没敢停下脚步,匆匆回了办公宿舍。

晚饭时,在机关食堂又碰上杨蕊。杨蕊老远就满脸笑容地叫:“王书记还没吃呀?”他装作没有听见,也没敢抬头看她,打了一份饭就匆匆回办公宿舍吃去了。这个晚上他没有出去散步,在办公宿舍查了查他分管村的资料,脸也没洗就上床睡觉了。躺下后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杨蕊的娇容就在眼前晃动,令他感到狂燥难耐。他把空调温度调得很低,但不管用,还是感觉燥热得难受。脑子里杨蕊和老婆的身影在交替出现。一会儿是杨蕊一头黑亮的披肩长发和那高跟鞋的哒哒声,还有那洗发水的清香迎面而来;一会是他老婆在地里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玉米披头散发,热得大汗淋漓的模样;要不就是两个儿子犀利的眼光注视着他。

凌晨两点多,王刚实在熬不下去了,就给老婆打电话。家里的有线电话就在床头上,老婆在那头迷糊地问:“谁呀?”他说:“我是你老公呀。”老婆说:“这么晚了打啥电话?”他有些鼻塞地说:“老婆我好想你。”

“老夫老妻了想啥想?!”妻子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,好像清醒了很多。“睡吧,睡吧,别老想家里事,你老婆好着呢,身子骨结实着呢。”一下说得他泪流满面,唏嘘不止。

“跟上我让你受苦了,我一辈子都欠着你的呀。”没说完他就小声地哭起来。

“有啥事啦?”电话那头老婆一声声追问。他很大一会才说:“没事,就是想你。”他听到电话那边的唏嘘声。老婆好大一会也没有回音。他也唏嘘着再没吭声,很快双方都挂了电话。

好容易熬到早上五点,王刚起床发动了摩托车向他分管的那个村驶去。村部有他宿舍,他决心要长驻一段时间,把移民搬迁工作推进推进。

到了村部王刚就给村长、书记打电话,叫他俩通知各居民组长早上八点准时来开会,口气很坚定。

开会之前,王刚先是叫了村长、书记,单独在他宿舍训话:“今天咱们再开一次会,这搬迁总不能一直没动静。长期这样不但我不好交代,恐怕你们到乡里也不好交代,如果谁工作干不下去,就去乡里给张书记说去。我是要结果的,我也是要脸的人,我想你们也一样。因为搬迁不能如期结束,恐怕我这乌纱帽就戴不下去了。”他顿了一下,环视俩人,又说:“连我都戴不下去的时候,你们想想好戴不?”

村长、书记也许是觉得王刚今天说话如此难听,都先后表态说:“王书记你放心,以前我们工作没做好,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了,今后一定加倍努力,再也不能让你受牵连。”

“说得好,但好听的话说多了就没人信了。该动的动着,确实有困难的,多走几次,细致一点。难度大的,我和大家一起做工作行不行?总之,不能一直不动,你们说呢?你们在村上干,与我在乡里干目标都是一样的。扶贫移民,这么好的事情为啥就有人抵触呢?把问题想清楚了,找到问题的根本,不是好办了吗?为什么把他们免费从山区搬到城里就不痛快呢?我干了这几十年了,老婆孩子还在农村呢,就是想在县城买个地方不是没钱弄不成吗?你们有这么好的机会,却不知道珍惜,真让人难以理解呀!所以这动员工作我有责任,但你们是主力,是不是?你们整天在一起打交道,总比我好交流吧?”

说到动情处,王刚把个人的情绪也带出来了:“你们的日子总还比我舒服些吧,我几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,还比不上你们哩,你们每天总还能和老婆在一起吧!这大热天的,我满身臭味的,想洗个澡不是也没有条件嘛?”

顿了一会,王刚又说:“一会人到齐了,你俩去表态。会我先不去,你们就先做居民组长这块工作。我就看看你俩本事,我等着结果,不行再叫我。但那是有条件的,你们懂的。咱既然干了这份工作,咋就不能干出个样子来呀?”

书记村长迎着笑脸嘴上忙说:“不用不用,你先歇着。”说完两人就急匆匆去会议室开会去了。

王刚坐在椅子上,闭着眼睛仰头长叹,想把两天来的烦恼彻底赶跑。

 

 

移民搬迁总算是动起来了,王刚又打电话问了乡里其它几个村的情况,都说不好弄,正想办法着呢。这次他终于走在全乡前边了,几个月努力总算有了结果,面对张书记再也不用尴尬了。他心里感觉一下子轻松了很多。

王刚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一向说话办事直率,不考虑其它后果。虽然工作上有一定能力,但得罪人也太多了,时不时感到有些失落。

没几日,乡里来电话,说张书记叫回去讨论工作上的事呢。王刚骑着摩托车立马就赶回乡里。正是七月天的午休时间,他没想那么多,也没顾得上洗一下满脸的汗渍,就敲了张书记的门。

“谁?”里边声音明显不高兴。

王刚忙说:“张书记,你让我回来,我赶回来啦。”

“知道了,先休息一会吧,等到上班时间再来。”

王刚愣了一下,说:“行。”然后回办公室去了。

好容易等到下午两点多,王刚又去张书记办公室。这次张书记也是午休刚起来,还打着哈欠呢,说:“坐吧。”但脸色不好看。“你那里有人上县里乱告状了,你知道不?”

“我不知道这事,他们不该告呀,也没啥可告的呀。"王刚疑惑地说。

“农村工作就这样,抓松了,工作拿不下来,抓紧了,有人受不了,告状去了,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。”说完笑笑,喝了口水,又说:“也没啥大不了的,以后工作方式上注意些。行了,该干啥还干啥去吧。”说完长叹一声。

王刚从张书记办公室出来,这次书记没送他。他回办公宿舍拿了几件简单的换洗衣服,没敢多待,就又骑摩托车下乡去了。

搬迁工作连续多日比较顺利。王刚在方式上也注意了很多,还召集书记、村长和居民组长,自掏腰包吃喝了一顿,并承认个人工作方式简单粗暴,以后一定改进。凡那些搬迁户举行搬家仪式的,他基本上都随一份礼,每户一百。没几天,刚发那点工资就完了,他又向村长临时借了五百,以防再有搬家之类随礼没钱。星期天又回家向老婆要钱,老婆很生气,说:“你挣钱不往家拿就算了,年年都要让家里倒贴。”

王刚哼哼着不好解释,骑摩托车回乡上班了。一路想着为官这些年,挣的那点工资,自己用还不够,村里有个什么事,还真让家里贴了不少呀。就一路惭愧得不行。

 

 

快到中秋的一个中午,乡里又打电话叫下午两点务必准时参加开会,并说是县长书记来组织的,必须准时。

王刚不敢怠慢,吃了午饭,洗了把脸就往乡里赶。一到乡大院,看有几辆车在,还真是书记县长来了。他很奇怪:难道有啥事?

院子里有几个年轻干事正在交头接耳,见王刚过去都散开了。

下午的会在大会议室进行,看那阵势很严肃。王刚注意到不但本乡各村书记、村长来了,就连临近的马头乡的书记、乡长们也来了。

县委李书记、郭县长先后简单讲了几句,王刚听明白了。随着搬迁工作推进,为了便于今后乡镇开展工作,乡村要合并,这个乡要和马头乡合并了。他心里一紧。

接着是组织部长宣布新的任命。乡里的张书记调回县里当局长了,原来的乡长也跟着张书记当副局长了。王刚被任命为这个合并后的镇委书记,还有马头乡的xx任副书纪,xx、xx任镇长、副镇长等等的。

最后组织部长说:“为了加快移民速度,根据县委、县政府安排,十天后全县所有移民乡村干部、县政府各单位主要领导要到武家沟村开移民工作现场会。所以,张书记你们虽然是调任了,但对现场会的事,还是要继续关心一下。成绩是你们领着干出来的,再帮一下忙还是应该的吧?”说完先笑了。县委书记、县长也跟着笑了。会场气氛立即活跃了起来。

“你二位表个态,今后怎样支持下边的移民工作,让乡村也有个信心嘛,行吧?”组织部长说。

张书记就简单说了几句。

“王书记,以后你要主持全镇工作,看有啥困难?趁县委书记、县长都在,最好也表个态吧。”组织部长又说。

王刚还处在激动之中,还正在想着:老婆呀,我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没白费,你吃的苦也算有了报答了。组织部长这一说,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,竟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说啥是好,半天接不上话。

会场轰然笑了起来。

县委书记说:“笑啥笑,没看王刚正激动着呢,或许在心里给老婆孩子汇报呢。”一下说得王刚两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“看看,我说对了吧,王刚就不用表态了。我替他表态,他以前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。若全县干部都能像他,那工作就好干了,我每天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”县委书记面带微笑说。

会场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。

县委书记好像有了兴致,又说:“以后在移民这块,除非有贪污受贿,违法乱纪的事,那些无是生非告状,干扰移民工作的事情,我首先不答应。”说完,县委书记就走出会场,又让通讯员叫了王刚出去。拍拍他肩膀说:“今天放你一下午假,去理理发,洗个澡,把乡里的摩托车骑上回去一趟,别把满身臭味带回去。明早来上班,就是迟些也没事。家里的困难先克服一下,等城里给你安排好了,让你一家都住城里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
“哎,哎……”王刚激动得连话都还没说出来,李书记的车就没影了。

 

(责任编辑:张辉)

官之道/卢青云

 

官之道/卢青云

 

短篇小说有奖大赛征稿启事

 

为活跃微信:【作家新干线】群气氛(群客服;13835983538),繁荣【作家新干线,微信公众号zgzjxgx】平台文学创作,决定即日起开展一次短篇小说有奖大赛活动,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:

1、征稿范围:本平台所有投稿作者

2、征文题材:不限

3、字数限5000字以内。

4、参赛稿件必须是原创首发,在任何媒体和微信平台发表过的作品禁止参赛。一经发现即取消参赛资格。

5、征稿时间:3月15日起至4月15日止。

6、奖项设置:一等奖一名,二等奖两名,三等奖三名。

7、奖品设置:

一等奖奖品:现金100元及文化礼品一份(崖柏或澄泥砚镇尺一副及字画一幅)

二等奖奖品:现金50元及文化礼品一份(同上)

三等奖奖品:现金30元及文化礼品一份(同上)

8、参赛稿件请寄本平台小说邮箱:3295584939@qq.com,所有参赛作品必须注明“有奖参赛”字样,不注明者不与评奖。

9、所有参赛作品将在本平台择优发表,获奖篇目将从所发表作品中评选。

10、评选时将适当参考其作品的阅读量及留言数,阅读量高和留言多的作品,优先进入备选范围。

本次有奖大赛所有奖金及奖品由卢云峰老师全额赞助。
       投稿3295584939@qq.com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联系QQ:1453084793 邮箱:zghhwmw@163.com   中国黄河文化推广促进委员会  晋ICP备10003308号-1
Powered by OTCMS V2.91